「老婆,我爱妳!」...两个癌末病人临死前的心愿清单

  • 编辑时间: 2020-05-22
  • 浏览量: 332
  • 作者:

作一个精神科医师面对患者如何「看待」生死,往往都能从他们表达出的生死观里学习很多。生死事大,但是我们通常只记得颂讚生之喜悦,却忌讳去面对或讨论死亡。其实,就生命的完整性而言,生与死就是同一个循环,从生的过程中,逐渐去完成生命的价值,这样子循环了一圈之后,生命才是完整。

人生就像是画了一个拖曳着绚丽光彩、美丽的圆;或者,有人就说这是曼陀罗,起点是生、终点是死,生跟死实则都在同一个点上。

在我服务的罗东圣母医院设有安宁疗护病房,这个病房里,几乎所有的病友都是即将把属于自己生命圆线的最后一点,连上去了的人。在生理上,他们都承受着极大的痛苦。

但面对人生的最后一段时刻,有绝多的病友选择平静接受,因为他们心理上都做好準备了,甚至于还有想加速实践未完的梦想,让生命之圆更炫目动人。

几年前的某一天,医院安宁病房的同事突然来询问我:「院长,您和黄春明(国宝级文学家)老师是好朋友,能不能麻烦您邀请黄老师来医院探视一位病人?」我好奇地询问缘由。

原来,是住在病房里的一位食道癌末期病友,他有一个心愿就是想见到他最喜欢的作家-黄春明,「每每说到黄春明的作品,官先生(患者)的眼睛就很亮喔…!」护理长笑说,光是看官大哥那种眼神,还会以为黄春明是摇滚巨星咧!

我立即联络黄春明老师,当时他人在高雄,但是一得知此事,马上赶回宜兰。第二天,黄老师就到医院,和这位患者官先生来了一场生死关头的约会。

官先生告诉黄春明老师,他知道自己已至癌末,但仍愿意积极面对,因为他的生命就像黄老师笔下的人物一样,来自底层;虽经历环境磨难,对生命仍保有浓厚的爱,愿意幽默以对,追求生命尊严。

官先生说:「準备好了,去面对就好了。」他想对黄老师表达的就是这样的感受。他自己会很乐观,用幽默看待的心情,面对逆境。

官先生虽然身罹重病,但这场喜相会里,依旧逗得大家笑声不断,就像小说里常出现的笑中带泪情景。

后来他甚至藉媒体在场之便,对着镜头大声向还在上班维持家计的太太说:「老婆,我爱妳」!现场包括黄春明和医护同仁、甚至于连媒体朋友,都一起为他鼓掌,为他完成了人生最重要的、最后的「待办事项」而深深动容…。

生命难道不是喜悦的吗?就算直到生命的终点还是啊,甚至于更加地悠扬、厚重。

这只是安宁病房其中一个用笑看待人生的生命故事。同样在这个病房,还有一个用爱看待人生的动人篇章。

「自己是个印报纸的人,生活饮食都不正常,几十年下来,我对身体这幺不好,它只是派一些细菌来教训教训我,也不算过份…。」大肠癌末患者林桑,说起几乎夺走他生命的癌细胞,没有一点点儿怨恨。这可是罹癌四年来经过三十多次化疗、五十余次电疗的痛苦过程后所说的话。

林桑原本就是一个很乐观的人,经此打击,他反而发更大的愿,拖着刚复原还极羸弱的身子,要盖一座石屋,「自然、好居住,不是冰冷冷的,病友们有空就到石屋去静养..。」所以林桑真的到宜兰的寒溪乡下买地盖起屋子来了。

这样持续了两年多,「已经完成八、九成,真的很可惜…,不知道还能不能睁着眼看到石屋里开始有人来这里休养、获得慰藉…。」躺在病床上的林桑觉得,人生完美的句点就应该画在这个石屋落成之刻,可惜却差了一点点。

我们都是流着泪听林桑这段爱的篇章的…。在医师和护理师随同救护车回到石屋的路途,如此曲歧颠陂。看着林桑抚摸着石屋的不捨,益发体悟这社会需要更多的感动,而林桑用爱完整了他的生命,更也因此圆满了许多需要爱的人。

现在,官先生和林桑都已经为他们的人生画好了一个拖曳着绚丽光彩、美丽的圆了。

而这两个故事发生的时间,距今亦已数载,但直到如今,当我在诊间里倾听着不同患者诉说,他们是如何「看待」生死大事时,脑海里却还是不断会浮现这两位老兄的形影,彷彿催促着我快快跟他们说:生命是喜悦的,就算是生命的终点也是…。

掌握乐活资讯,点我加入幸福熟龄LINE好友~

(本文获「安宁照顾基金会」授权转载,原文刊载于此)

生命林桑老师面对石屋病房医院安宁医师